【四川日报】刘宗灵: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

图:刘宗灵 / 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新闻中心 / 2021-05-11 / 点击量:578

编者按:上月在四川长征干部学院雅安夹金山分院举行的党史学习教育省级领导班子中心组学习暨省级领导干部专题读书班出了10道学习思考题,这些问题不只是留给读书班学员的,全省广大党员干部都需要认真作答。四川日报全媒体《思想周刊》邀请四川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专家学者,分享对这十个问题的认识理解,帮助大家更好在党史学习教育中汲取历史经验,掌握实践要求,切实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敬请垂注。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党的一百年,是矢志践行初心使命的一百年,是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是创造辉煌开辟未来的一百年。”“回望过往的奋斗路,眺望前方的奋进路,我们必须把党的历史学习好、总结好,把党的成功经验传承好、发扬好。”党的奋斗史是新时代激励党员干部与全国人民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路上昂首奋进的宝贵思想资源。中国共产党在四川领导人民艰苦奋进的历程,亦是巴蜀儿女所拥有的伟大精神财富,值得我们去努力发掘、认真感悟与传承弘扬。简要梳理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在四川的奋斗轨迹,向今人呈现他们用鲜血所铸就的崇高精神品质,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跨越国度、跨越时代的影响力,就是因为它植根人民之中,指明了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的人间正道。

微信图片_20210511175606.png

马列薪火撼中华

自帝国主义列强发动侵略战争打开中国国门以来,中华民族面临的危机便日益深重。一些不甘于看到山河残破、家国沦亡悲惨景象的仁人志士,相继投身于轰轰烈烈的民族救亡运动中。但无论是依托于旧体制的地主阶级抵抗派、洋务派,抑或资产阶级维新派,还是试图颠覆既有体制的旧式农民运动或资产阶级革命派,都毫无意外的一一归于失败。尤其是辛亥革命失败以后,中国的先进分子逐步认识到,单纯依靠移植欧美的政治制度难以从根本上改造中国,要实现救亡图存的目标,还必须从伦理道德与思想文化上进行彻底的启蒙。因此,以陈独秀、李大钊等为代表的中国先进分子以笔为枪、以文为旗,以《新青年》等报刊传媒为平台,发起了席卷神州大地的新文化运动。他们大声疾呼,提倡民主、反对专制,提倡科学、反对迷信,提倡新道德、反对旧道德,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在中国掀起了文学革命与思想解放的巨浪。新文化运动中民主和科学两面旗帜的树立,使中国许多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造成了新思想、新理论广泛传播的大好机遇,这就为以改造中国社会为目标的新思潮,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创造了有利条件。
  早期马克思主义运动在中国的兴起,与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知识分子群体的产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最为重要的历史价值。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第一次把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了现实。由于中俄两国山水相连,国情具有一定相似性,马克思主义理论从各种渠道传入中国,引起了正在沉沉黑暗中探索救国救民之路的中国先进分子的高度关注,给中国人民指示了新的革命道路。1919年,巴黎和会外交的失败让中国的先进分子再次从黑暗的现实中受到警醒,他们不仅看清了帝国主义列强联合压迫中国人民的实质,也认识到了西式民主政治的虚伪。在高举反帝反封建斗争旗帜的五四爱国运动以雷霆之势爆发以后,先进知识分子进一步觉醒,否定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等各种其他理论适用于中国的可能性。从此,他们便开始从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经验中探寻中国的革命道路,开始用无产阶级的世界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思考中华民族前途道路的问题。这就有力地推动在神州大地上出现了一批选择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中国革命的先进知识分子,他们认真地了解与认识成功指导十月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在充分把握中国国情的基础上经过反复的比较、思考与研究,终于在实践中得出了“走俄国人的路”的根本结论。马克思主义终以其高度的革命性、开放性与科学性逐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进步青年和仁人志士,从而翻开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传播的新篇章,使积贫积弱的旧中国获得了民族解放的新希望。

播火巴蜀展曙光

辛亥革命以后,巴蜀大地先后成为北洋、滇黔及四川各派军阀混战的主战场,巴山蜀水间的政治社会情形日趋黑暗,广大四川民众备受盘剥、苦苦挣扎。帝国主义势力的侵逼、掠夺与压榨,加剧了民族危机与人民的苦难。为了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以王右木、吴玉章、杨闇公、王维舟等为代表的川籍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和以恽代英、萧楚女等为代表的外地来川活动的进步知识分子,树立起救国救民的坚定理想信仰,不惧危难、不畏生死,更不计较个人利益,在四川相继举起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大旗,一心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奉献自己的一切。此外,以朱德、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聂荣臻、杨尚昆等为代表的川籍革命家,革命生涯的主要部分虽然是在川外,但他们的政治活动客观上对四川马克思主义运动的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早期马克思主义者们在四川积极投身群众运动,反对帝国主义与封建军阀统治的实践,是全国受马列主义先进思想影响的进步分子反帝反军阀运动的一个重要有机组成部分。
  在四川推动革命运动的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当中,最早从事“播火”与“深耕”活动的是江油人王右木。1919年春,时年32岁的王右木从日本学成回国,受聘于成都高等师范学校(今四川大学前身)任学监,兼授经济学和日语等课程,并在成都的高师附中、政法专门学校等各校讲授相关课程。王右木在日本学习时不仅大量阅读宣传社会主义思想的进步书刊,同时也得以与李大钊、陈独秀、李达等留日先进分子交往,深入探讨救国救民的真理,共同参加爱国运动,并开始初步接触马克思主义理论。归国返蓉任教后,王右木利用公开、合法的课堂,一面向学生传授先进的社会科学知识,启发学生对社会运作基本原理与社会现状的认识;一面通过教师的身份与学校教育的渠道,向学生宣传马克思主义进步思想,将改天换地的革命之火播撒到巴蜀大地。他积极联络有志改造旧社会的青年,组建了四川第一个以阅读传播马克思学说为宗旨的读书会,创办了四川第一家以宣传马克思主义革命思想为主旨的报纸——《人声》报,更在成都主导创建了四川早期的党团组织。王右木的事迹体现了一个具备“播火者”与“深耕者”双重身份的革命先驱牢不可破的革命决心。
  除此之外,吴玉章、杨闇公等人在1924年初在成都推动创建了中国YC团(中国青年共产党)及其外围组织——社会主义研究会。以独立面貌存在的该团体,也为四川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的培育和聚合提供了一个重要渠道。不久之后,在已陆续入团入党的杨闇公、童庸生等人的推动下,中国YC团便逐步融汇进了作为四川马克思主义运动领导中心的中共党团组织中去了。川内的重庆、内江、宜宾、南充等地也在周钦岳、廖恩波、郑佑之、张秀熟、袁诗荛等人的推动下建立了早期共产主义组织。巴山蜀水各个区域的革命星火在被点燃后,虽在初期呈现出并行不悖、各自发展的趋势,但经历了历史的淘洗与时代的选择,大多数坚定的革命者以百川归海的姿态逐步融入到了党领导的革命洪流中去。在“五四”以后的建团建党与大革命运动期间,王右木、恽代英、吴玉章、杨闇公、萧楚女等人以开天辟地之势在巴蜀大地播下的革命火种,在之后的岁月里终以燎原之势燃遍全川。
  中国共产党人在巴蜀大地艰苦卓绝的奋斗,既在国民党军阀的统治中心区域坚持了长久的地下斗争,也创建了席卷与辐射整个川北的苏区根据地,撼动了旧势力的反动统治,形成了四川革命力量的点、线、面互为支撑、互相联动的格局,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彻底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是,革命者的不屈奋斗也遭到了国民党军阀政客的疯狂镇压与残酷屠杀,无数先烈为此献出了生命,以他们可歌可泣的革命生涯为人民缔造了亘古不灭的壮丽诗篇。

薪尽火传铸精魂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在巴山蜀水的浴血奋斗中,铸就了令人无比感佩的崇高精神与优秀品质,其内涵丰富而厚重,意义隽永而不凡。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无私奉献、甘于付出的牺牲精神,不畏艰难、披荆斩棘的斗争精神,勇辟新路、敢为天下先的探索精神,顾全大局、同舟共济的团结奋斗精神,依靠群众、为了群众的人民至上精神。早期优秀共产党员所拥有的这些崇高精神,保证了伟大革命事业的成功,也推动了新中国成立以后社会主义建设与改革开放宏大事业的顺利进行。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通过百年不懈奋斗,取得国家民族发展伟大成就的事实,也证明了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选择马克思主义、选择社会主义道路、选择改革开放是无比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落地生根与茁壮成长,不仅一举拯救了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近代中国,也让中华民族就此走上了独立富强的康庄大道。
  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在巴山蜀水的浴血拼搏中所铸就的崇高精神,有哪些值得我们今天的党员干部延续传承呢?首先是无私奉献、甘于付出的牺牲精神。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引下的革命先驱们,通过整整28年的浴血奋斗,终于迎来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巨大成功。王右木、杨闇公、刘愿庵、李家俊等活跃于巴蜀大地的川籍烈士甘于牺牲奉献,付出了自己所拥有的全部。没有这种无私奉献、甘于付出的牺牲精神,轰轰烈烈的革命事业就不可能成功。今天,正在努力领导人民实现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中国共产党人,仍应当传承与秉持敢于牺牲、甘于牺牲的崇高精神,才能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时代使命,带领全国人民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
  其次,便是不畏艰难、披荆斩棘的斗争精神。革命先驱在面对着力量强大且占据绝对优势的敌人,以及他们所制造的疯狂白色恐怖时,没有畏怯、退缩,而是以大无畏的斗争精神迎难而上,以披荆斩棘、战天斗地的勇气突破重重艰难险阻。这种斗争精神我们今天仍然需要传承与保持。在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的交汇期,“十四五”规划提出,到2035年我国要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在我们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当下,这一征程无疑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巨大的挑战,这就要求我们的党员干部必须继承革命先辈不畏艰难、披荆斩棘的斗争精神,在面临一切内外困难时,敢于开展伟大斗争,努力建设伟大工程,坚定推进伟大事业,最终实现伟大梦想!
  再次,就是依靠群众、为了群众的人民至上精神。王右木、杨闇公等伟大先驱在他们壮阔而短暂的革命生涯中,之所以能展现出不顾一切艰险、忘我奋斗牺牲的崇高精神,其根本原因便是他们的内心坚守着依靠群众、为了群众的人民至上精神。他们身上所展现的人民立场,在和平年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时期,依然具有蓬勃奋发的无上生命力。我们应当继承英烈先驱们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精神,响应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伟大号召,继续发扬依靠群众、为了群众的人民至上精神,迎难而上、攻坚克难,蹄疾步稳地把改革开放各项事业持续推向前进。
  今天,学习、感悟中国共产党人以殷红的鲜血缔造的革命精神,既有利于广大党员干部在新时代坚定马克思主义理想信念,坚持党的人民性,坚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党性精魂,也有利于推动全党更加自觉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为实现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不懈奋斗!
  (执笔:刘宗灵,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报道链接:https://epaper.scdaily.cn/shtml/scrb/20210510/254366.shtml



编辑:  / 审核:陈伟  / 发布者: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