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报丨张云勇:数学有用

文:人民政协报电子版 / 来源:社会媒体 / 2019-02-25 / 点击量:721

  【编者按】2月25日,《人民政协报》第七版以《张云勇:数学有用》为题,专版报道了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2003届博士张云勇校友与数学之间的精彩故事。

L07.JPG

111.jpg 

  ◆张云勇,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为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博士后,教授级高工。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享受中国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


  “新技术的基础是什么?是数学。一句话,数学好,则嘛都好。”张云勇干脆地下结论。

  1987年,时值江南两淮初秋,知了和蚂蚱早已不再欢腾,天气依然闷热。

  江苏盐城亭湖区南洋镇邮电局里,张金林带着12岁的小儿子,来给省城读书的大儿子发电报,要其国庆节归家。

  电报按字计费,字字珍贵,仅有两字。

  “嘀嘀嗒嗒,嘀嗒嘀嗒……”漂亮的女电报员手指上下翻飞,熟练地击打电报发送装置。第一次见此情状的少年不禁问父亲:“阿姨在做什么?”

  在父亲的解释中,少年知道了电报员在用摩尔斯电码发报。这种数字化形式,通过不同的排列顺序,表达不同的英文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可以实现远距离通信。“这么神奇!”少年的好奇心又被勾起。

  急匆匆冲回家,顾不上擦把汗、喝口水,少年径直进了自己的小房间,砸破了储蓄罐,抓起散落的硬币,便一路飞奔到几十里外镇上的新华书店。

  在那里,他找到了《摩尔斯代码的奥秘》,按照记忆里电报员击打的代码顺序,查到了电报的数字内容为“02502981”。又在《中国人民邮电电报业务培训速成》中,查到对应的汉字:“假,归”。

  如今,4G网络全国普及,惜字如金的电报通信方式渐渐淡出人们记忆。对已是通信行业专家的张云勇而言,这第一次发电报的少时经历,伏延30年,似乎是自己进入通信领域的“草蛇灰线”。

  中国联通研究院,是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联通旗下的一家二级公司。掌管研究院近400人的张云勇整日被技术、管理包围着,公务繁忙。而在出差、开会的空隙里,张云勇总是抓过稿纸开始数学演算,再就是翻看边角起毛的数学书。

  研究数学?似乎不是一个容易被理解的偏好。

  张云勇对这门冷学科的热爱,因为“有用”。

爱数学

  张云勇是个微信“段子手”,朋友圈每天都会更新。晒工作、晒生活、晒感悟,晒得最多的,是写满公式和推算过程的稿纸。

  早晨7点半,张云勇又发出一条微信。配图除了照例密密麻麻的数学演算稿外,还有包子、炒肝和小米粥的“合影”。“早上(在)庆丰包子铺把两道经典几何题搞定,巧用罗斯定理和燕尾模型。”

  其时,张云勇已是中国联通集团最年轻的二级干部之一,会议、考察、出差满当当地罗列在他每一天的日程中。金融街集团总部、研究院亦庄办公区、研究院硅谷亮城办公区,是张云勇长期来回穿梭办公的三地。

  在研究院见到张云勇的当天,是年前的腊月二十六。

  这天上午,他有两个会,下午要去另外硅谷亮城办公区慰问调研。“今天算是最不忙的一天了。”张云勇走进来握手寒暄,身后书架里的书,也透过书架的玻璃展露自己的“身份”,远远望过去,无不是代数、几何、数学等。

  对跟数字有关的信息,张云勇记得格外清楚,脱口就能说出到联通工作的具体天数。而张云勇的助理张亮显然更怕说错,他刻意模糊:“张院长到联通5000多天了……”

  工作16年从未休过年假、婚假。连出差也往往一日往返于北京和外地。张亮说,“张院长这在系统内都是出了名的。”

  “16年没换过工作,没休过一天假”“是联通集团里最年轻的二级干部之一”,两则信息,透过张云勇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高匹配度。

  中国联通是世界500强企业,也是吸纳优秀人才就业的一块“热磁”。

  2003年7月,从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博士毕业的张云勇,经历三轮选拔,以第一名成绩进入中国联通博士后工作站。这也是国内运营商第一个博士后工作站。

  来到研究院后,张云勇以每两三年一个台阶的速度,拾级而上,业务主管→副处长→处长→副院长→院长。

  当院长,怎么让人服?“技术上要能盖得住,人家就服你!”回答毫不迟疑。

  从弘扬个人英雄主义的自主研发“频道”,切换到培养别人成长的带团队“模式”,尤其所带团队中拥有硕士学历者达85%以上,张云勇有自己一套“做事情讲道理”的理论:“一定要顺势而为,必须要立规矩。”每讲完一句,他的手指便习惯性叩击一下桌面。

  联通前身一部分最早是老邮电局。经过40年分分合合跌宕起伏的发展,电信也经历过6次改革重组。新的市场格局下,中国联通不再是简单的运营商,而是首家在集团层面整体混改的央企。但打破老国企的模式和理念并不容易。

  随着张云勇走出办公楼,来到大街上,当跨过一个斜坡时,他仿佛受眼前景象启发,忽然谈起了斜坡球体理论。

  “企业好比斜坡上的一个球,这个球受到来自市场竞争和内部员工惰性而形成的压力,如果没有止动力就会下滑。为了使企业在斜坡这个市场位置上保持上升而不下滑,需要强化内部基础管理这一止动力……”这套张瑞敏用于海尔发展的成功理论,显然对张云勇的管理工作有所触发。

  “过去,我们这里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干部,让员工认真干活并不容易。”张云勇遂对人事管理进行改革,当作一个数学模型来建立,“实行了1.5%的干部淘汰率”,“员工年终奖最高和最低之间的差距拉开了3倍”……这些都通过算法、公式完成。

  话题再跳转到某些发展的驱动力问题时,张云勇又从多个角度分析其命题的真伪性。结论已不重要,清晰可见的,是他“先确定可行性存在性,再求解”的数学思维。

  很多人把数学当作知识学习,出校门不过两年,可能就忘个精光了。但铭记在头脑中的数学精神、数学思想和研究方法,会随时随地让人受益。

  张云勇就是受益者之一。数学同管理一样,讲究科学,更注重效率。

  张云勇办公桌上,立有一块红色字牌,上面的两行字颇能代表这位年轻“联通二级正”的行事风格:“珍惜时间,直奔要点。撸起袖子,青春不闲。”坐到张云勇对面,视线刚好能落在两行字上,不偏不倚。

学数学

  2018年1月24日,去深圳出差的飞机刚落地,张云勇刚开机的手机里,便涌入许多条短信。大部分是对他成为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祝贺信息。

  起初,张云勇并不信以为真,因为他名字里的三个字,组合起来重名率极高。

  从机场去宾馆的路上,张云勇接到了集团电话,通知他完善有关资料。他这才知道,自己是国内三家运营商中,唯一一名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那天张云勇的朋友圈更新了,又是一道趣味数学题:“求3/(1!+2!+3!)+4/(2!+3!+4!)+……+2018/(2016!+2017!+2018!)”。

  重拾数学这门看起来与工作、生活基本毫无关系的学科,是张云勇几年前既向往昔情怀致敬、也与现实世界对抗的一个决定。

  当年大女儿正值8岁,身边的很多孩子都开始报奥数班。由于能够加分助力升学,一时间,奥数成为学生家长最热衷讨论的话题。

  日常生活上,张云勇对女儿照料得少,但替孩子出谋划策、向外拓展是当父亲的强项。张云勇开始对数学兴趣班进行市场考察。一番下来,他发现:社会上这“思”那“思”虽多,但刷题、出钻牛角式的怪题现象更多。

  从小学到博士后的求学经历中,总是以“学霸”优势稳居各种大排名第一、二的张云勇,包括高考在内的数学成绩基本都能拿满分。他决定自己做孩子的老师,自己备课、自己讲解。

  零碎时间里,张云勇迅速完成了从看题、做题到出题的“三部曲”,还恢复到历史最高巅峰状态,撰写了近1500页手稿,有三类:给孩子的辅导手稿、个人所思所想之心得手稿、给知名奥林匹克集训队主教练以及个人公众号出的系列难题。顺手又出了一本论文集《张教授讲数学》,收录了发表的5篇原 创数学论文。

  周末早晨7点,张家老小就进入学习时间。

  阳台旁的大白板前,张云勇站在一旁,手指着密密麻麻板书,开始了滔滔不绝地讲解。一侧,4岁的小儿子也跟坐在姐姐旁,似懂非懂地听着。

  上学、工作的工作日,只要张云勇有时间,趣味数学课就在孩子睡前进行。

  笃初诚美,慎终宜令。《千字文》中的这句话,张云勇深以为然。工作繁忙,他还是尽可能不落下对子女的教育。律己甚严的他深信:无论何事,重视开头固然不错,认真去做,有好的结果更为重要。言行传承和理念交递中,女儿对数学的热情也逐步转为热爱,也开始有了主动探究。

  张云勇自己的精神世界也因此坚持,收获滋养。“人最大的幸福在两处:一是快乐而专注地在自己的世界里起舞;二是和认可的、亲近的人有深层次的互动,感受着你和对方的灵魂一同起舞。”

  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员吴康教授是张云勇的数学圈内好友,他们常一起探讨数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有时也会跟文人骚客吟诗作赋一样,互相出题,讨论解答。

用数学

  因题会友,张云勇收获了一批同道中人,还担任了“小小数学家”数学科普活动主试委员会委员、大学视野下的中小学数学教学专家团队成员,并当过35届迎春杯总决赛嘉宾。

  但对数学教育现状,张云勇并不认同。“数学教育总在传授解题技巧,而不是从数学的精神层面启发学生。这不对。”

  对“中国数学全世界第一”的公众论断,张云勇也认为与实际不符。“近300年来,以中国人命名的数学定理不到1%。”“我国连续4年没有在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拿到第一名。”他还提到一个细节:有一年我国派出7个选手参加国际奥数竞赛,7人的几何题全部失分。“是不是很遗憾?”

  2018年是张云勇参政议政的元年,参与政治生活在外人看来是政治荣誉,更似一趟在纷杂信息丛林中寻找出口的智力冒险。

  距离2019年全国两会召开还有好几个月,张云勇早早就备好了有关提案《关于加强数学教育,分类数学竞赛,筑牢科技创新之基的提案》。他建议加强数学教育,养成以数学思维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习惯。另外,破除全民奥赛的功利陋习,加强对数学竞赛的管理,对竞赛进行分级分类。“对举办时间长、影响力大、水平较高、争议较少的竞赛等进行保留,努力培养选拔顶尖数学人才。”

  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出自对数学深度理解后的懂得。数学不仅是一门学科,而且对决定基础理论研究水平起到关键作用。这些年,长期忽视对数学顶尖人才培养的后果已经开始显现:科技产业的一些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

  数学是无用之学?恰恰相反,数学不以“有用”为研究原点,却是极“有用”之学。

  创新的顶峰是什么?

  目前,全球处在第五代移动通信(5G)的标准制定时期,我国一直大力推动5G的研发及商用。通信行业走在研发应用前列,国内三大运营商纷纷开展5G技术试验、业务试点和应用示范。

  回顾移动通信领域,我国经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同步的历程,现在终于提出了5G领跑的战略目标。

  领跑者,才有能力制定规则。

  谁来领跑?率先登上创新顶峰者。

  “只有颠覆性的技术,才能改变游戏规则。”包括张云勇在内的很多人都已看到,要实现颠覆,唯有打破网络和信息化发展的物理学同质化瓶颈,以数学领先,推动基础理论研究领先,进而推动硬件芯片和软件系统的产品领先。

  “因为算法优化,华为公司实现了科技创新在全球范围的领先,其产品才有高性价比,具有市场竞争力。”外国企业也很重视人才是否拥有基础研究的背景,“微软招聘销售时,都会考虑其数学、计算机的学科背景。”

  无论何时,人们的生活都离不开对通信的需求。通信技术的发展,更离不开数学基础研究的支撑。微积分运用、傅里叶级数、线性代数等数学理论,都给通信技术发展提供了依据。

  尤其作为通信技术的5G,其极限并不是技术工艺方面的限制,而是在严谨数学基础上对推论的运用。

  “新技术的基础是什么?是数学。一句话,数学好,则嘛都好。”张云勇干脆地下结论。

“马上就办”

  学过微积分的人都知道导数。“在一个局部,导数对函数值的影响不大,是‘一阶无穷小’。一旦离开这个局部空间向外扩张,‘无穷小’就变成了‘无穷大’。”张云勇眼里,很多事就如同导数,不必计较眼前,宜放到更大阈值里看其发展。

  在联通研究院的展示厅里,有一面专利墙,技术人员的研发专利都在其中据有一席之地,供来客仰头注视。

  张云勇曾在关键技术、业务领域钻研多年,研发实现了多项突破,如沃云、安全手机、大数据流量分析系统等。

  其中各番滋味,他都亲口尝过。

  在攻关沃云系统自主研发期间,他带领团队连续奋战3个月,经常加班加点到深夜。他曾经的办公室——“主语城1003”,永远是熄灯最晚的一个房间。有时夜太深,他干脆住在附近同事家,或在单位就地打个铺。

  很多同事都看到过他奋斗的姿态:三伏酷暑、数九寒天,挥汗如雨、激情讲解的身影,埋头苦干、伏案疾书的身影,还有他秉烛夜读、沉思冥想的身影。

  最终,张云勇带领团队自主研发的沃云平台,经过院士等专家鉴定,认为达到与亚马逊旗鼓相当的水平,局部还有所创新与突破。发布了国际上首个云计算框架标准及首个网络即服务标准。云业务也被列为中国联通当时五大创新业务之一,效益突出。

  从技术研发岗位一步一个台阶走到领导干部的位置上,张云勇有实实在在的技术竞争力,也与他身上决策果断、执行高效分不开。

  “马上就办”是张云勇的微信昵称,也颇能反映他的行事作风。

  接触的实感是,与张云勇就采访的沟通联系异常简洁、清晰、快捷,几分钟内就约好了时间、地点、主题。

  待见到其人时,一个高大厚实的身躯风风火火地走来,边走边大声地打招呼,语速飞快热烈,旁人很难插得上话。而在冬日里身着一件单薄西装的形象,更令人印象深刻。一旁有人解释说,“我们院长的办公室不爱开暖气,无论多冷都要开半扇窗……”

  “南方人更扛冻哈。”他自己笑着补了一句,又将话题发展到下一个。比起张云勇语速更快的,是思维跳跃的速度。

  “提高效率是最浅层的技术要求,更重要的,是发挥技术优势,促进管理穿透。”张云勇说到了中国联通为全国政协承建的委员移动履职平台APP。

  2018年8月19日,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APP首次上线,中国联通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承建任务,高质量确保了平台按期上线。

  “今年,还要开发新的版本,增加许多新的功能。”张云勇介绍,新版本要达到每半个月更新一次的速度;新增的功能得包括提案提交前自动查重并提示等;还要实现自动生成包括视察次数、提案数量、发言次数等在内的委员履职大数据。

追求简单

  越简单,越高级。

  这个道理张云勇懂得时,是在计算机博士研究生的第一堂课上。

  “Simpleisbeautiful.”导师当年的教导犹在耳边提醒,多年来历经许多人许多事后,张云勇渐渐领会:万事万物,大道至简。

  “管理技术团队,说难也难。说不难也简单。”在联通研究院这个平台上,80%的人是想干事能干事的,他们对企业文化的归属感很强。张云勇所做的就是划定边界、明确底线,为员工“赋能”,化繁为简。

  在过年回乡的几天假期里,暂时脱离了工作上繁杂事务的张云勇,又开始思考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辞旧迎新?

  “做好加减法,该加的加,该减的减。”人到中年,他开始悟到:人生就是一个自我经营的过程。不断成长,是对人生最好的回馈。

  从小学一路攻读到博士后,学习对张云勇来说,从来不是什么费劲的难事,相反,愈有难度,还愈能激发他应对智力挑战的极大热情。

  初到政协这一年,张云勇搜集了很多有关政协的书籍,了解到很多有趣的政协史料,知道了“窑洞对”“五老火锅宴”这些影响深远又颇具趣味的与政协有关联的典故。周末,他还去国家图书馆借阅图书,从一些旧书店淘回一些孤本旧书。

  登高才能望远,深入才能浅出。因而,作为技术型、专家型委员去调研,张云勇与相关企业就人工智能的前沿技术和发展动态,能进行深层次交流。

  一年内,张云勇还全面参加了视察、调研、双周协商座谈会、网络议政远程协商会等,提交了提案、社情民意信息、大会发言等,“把各种履职活动全都参与了个遍”。

  委员移动履职APP里提示更新的“小红点”,也是张云勇“难以容忍”、必须消灭的信息盲点。碎片时间有时也拿来做这个用,目标是保持永远没有“小红点”。

  有一次,孩子的一篇作文,也让张云勇意外地感动了一把。那次,女儿要学芭蕾舞,他坚持要学就好好学,得报最好的。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报名的前一天,刚吃完晚饭,爸爸就匆匆忙忙地去学校排队了……早上起床时,我发现爸爸还没回家,原来他在学校通宵排队……早晨,爸爸举着通知书,兴奋地跑进说:‘孩子,报好名了。你可以学芭蕾舞啦。’……爸爸早饭都顾不上吃,就马不停蹄地赶去上班了。”这篇女儿为爸爸而作的文,题为《爸爸的爱》。

  张云勇自认能给孩子的不多,给的都是“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教育,就是学习给孩子看、奋斗给孩子看,就是永不放弃自我成长。”

  简单质朴,又深刻隽永。好比数学定理,无不至简至朴,却深嵌肌理,触动灵魂,共振共舞。


报道链接:

  http://epaper.rmzxb.com.cn/detail.aspx?id=437564


编辑:王晓刚  / 审核:王晓刚  / 发布者: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