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电拾光】63年前,他是第一个来成电报到的学生

——记原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审计处傅世全

文:成电拾光工作室 向婷 刘静 指导老师/邓长江 图:成电拾光工作室 / 来源:新闻中心 / 2019-02-26 / 点击量:15857

  人物名片:傅世全,1939年1月出生于四川宣汉,高级工程师,196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0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先后在五系(现光电学院)、院办、省科委、外事办、纪委、监察审计处工作。1999年1月退休。

图片3:学生记者与傅老合影.png

世全(中)与学生记者向婷(左)、刘静(右)与合影

  初次见到傅世全是在成电拾光工作室,年近八十的他,岁月的风霜似乎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看着格外精神,意气风发。1956年,一次意外让他成为跨进成电的第一位新生,但也正是那一刻开始他与成电结下了难解难分的缘分。

几十载岁月更替、春秋轮回,他与成电共成长,这是一种奇妙而幸福的感觉。昔日的不经意,看似寻常的往事,如今看来也是弥足珍贵。热爱唱歌的他,用一首首歌诠释着生命的真谛,传播着爱党的情怀,对家国的责任,仿佛这一幕幕定格在昨日,久久不曾离去。

第一个来成电报到的学生

  傅世全是宣汉县新华乡人,因为成绩优秀,他初中就考入了达县一中,达县一中是当时远近闻名的中学,他的高中也在这里度过。虽然是临近的县城,但他家离达县一中路途也很远,大约有300里,因为家庭比较贫困,交通也不便,去学校上学都是徒步,非常艰辛,但是年少的他怀揣梦想,战胜了这些困难。

当年高考填报志愿时达县一中推荐了10个优秀学生报考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正巧他就在其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那一届考上10个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的正好是学校推荐的10位学生,由于这个学校是国防性的学校,又是学校推荐的,他当时有一种神圣和刺激的感觉。于是傅世全就欣然选择了成都电讯工程学院。

图片1.png

图:青年时期的傅世全

  傅世全收到通知书时,很兴奋,看着通知书上写着8月15日到8月18日报到,于是怀揣着父母好不容易积攒的路费坐汽车从达县到成都,一路上他都在憧憬着美好的大学生活。路上,汽车司机在大竹停车加油,傅世全下车出来小憩,看到加油站的报纸,他就随意翻看了起来,结果看到报纸上写着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推迟一个月开学”!这样一条消息让傅世全当时就懵了,他一时不知所措,上学的路费是家里东拼西凑、辛辛苦苦才给他凑齐的,若回去了就没钱再来成都了,也就意味着他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彻底失之交臂,经过短暂的心里斗争,他还是毅然踏上了行程,当时他想的就是到了成都,想尽一切办法坚持熬下来,坚持到开学,绝不能让梦想的航船在困难面前搁浅。

  一路风尘仆仆,傅世全忐忑不安地到了学校。据他回忆,当时主楼已经初步建成,虽然四周还有着浓厚的田野气息,到处都还在修建,一片忙碌景象,但是这些景象却掩盖不住主楼的壮观宏伟,让这个来自边远小镇的孩子深深震撼,因为那个年代,这栋主楼在整个成都市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建筑。看到还未彻底竣工的主楼,他大概就明白了学校推迟一个月开学的原因了。他到学校先做了登记,成为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历史上第一个报到的学生。虽然当时是由于家庭困难所迫,但现在回忆起来,傅老却感到由衷的自豪。

  学校把他临时安排在单一三楼304室,与工人吃住在一起。他安下心来,还没开学就感到了学校的关怀,他想自己虽然还没有正式报到,但已经是学校的一员了,眼前的主楼内部装修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自己也可以出一份力,于是他每天吃完饭就和工人们一起劳动做事情,比如打磨地面,帮工人师傅打下手等。现在每次到主楼,他都有一份特殊的情感,因为他在这里和工人师傅们一起为这栋大楼出过力、流过汗。 

  时光匆匆,一个月悄然过去。开学来临,傅世全就读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电真空器件系, 也就是现在的光电学院, 当时属于五系,其余的四系分别是一系的有线电,二系的无线电,三系的元器件,四系的计算机系。当时老师是从三个地方来的。老师们都很优秀,傅世全的一些大课主要在主楼大教室上课,小课在主楼的小教室上课。而就读于电真空器件系的傅世全,最敬仰的老师是沈庆垓。这位老师是从南京工学院来的,教学很好,为人也比较和善,知识渊博,是一位很好的知识引领者。

  在傅世全的回忆中,当时条件确实很艰苦,但那个时候人们的心情却非常开心快乐。有几件事一直记忆深刻,第一个就是食堂。在一个学校里不可缺少的就是食堂,当年的食堂在主楼东边,比较朴实而且是用草蓬搭建的。他趣地说,如果能够把当时的食堂保存下来,那现在就是珍贵的文物了。第二件事就是大城市的同学上课路上“扭秧歌”。“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些从上海、广州来的女同学,尤其在下雨天特别不适应,因为雨稍微下大一点儿,路就变成了稀泥,不好走路,只有脱了鞋赤脚走路,走路的时候就像扭秧歌,稍不注意就会摔跤。不过还好,在冬天的时候可以穿着草鞋走路,比较防滑,对于傅世全这些小镇上的孩子来说根本不在话下。到了1960年傅世全就顺利地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毕业了。

第一次回乡,巧遇爱情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闹革命,搞武斗”的灰色阴影笼罩着整个年代。但傅世全,当时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却也在当时收获了属于他的美妙爱情,并担当起了家庭和事业的双重责任。

  说起傅世全的情感历程,便不得不提及一个人何应万,他不仅是傅世全多年的同窗亦是同乡好友,更是其爱情伊始的牵线人。何应万就读于南充石油学院,毕业后便被分配到大连石油七厂。当年由于“武斗”的影响,傅世全和何应万一起回到家乡宣汉,一年多未见的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青涩的中学时代,常常相约出游、相互结识好友。何应万带着傅世全到他当时的女朋友那里去玩,何应万的女朋友也带了一个闺蜜王桃善出来玩,此后傅世全与王桃善两人彼此产生好感,再加上王桃善是川剧团演员的原因,使得她身上富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也或许只是匆匆间的一瞥,一段情愫悄然发芽,一段爱恋也由此开始。

图片2:5627班与苏联专家列别捷夫夫妇(后排中)、吴立人院长(前排右一)合影留念.png

图:傅世全所在的5627班与苏联专家列别捷夫夫妇(后排中)、吴立人院长(前排右一)合影

  1966年,已然结婚的傅世全已经是院办的秘书,事业正处在上升阶段。这个时候省科委看中了傅世全的潜力和专业背景,省科委也是新成立不久的机构,正值用人之际,因此省科委就想调傅世全去那里工作。组织上考虑到傅世全的发展,虽然不舍,但也希望傅世全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因此和他进行了谈话,希望他服从组织到省科委,去给当时的省科委副主任做秘书工作。组织提拔青年干部原本是件好事,但傅世全面对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却陷入到万分尴尬的局面。面对家里的诸多困难,傅世全不知道怎么才能安心离家出去工作。家里的大儿子才上小学,小女儿也初上幼儿园,加之爱人患有支气管炎身体一向不好,基本上每年都要病上几个月,家里处处都要人,处处都离不开他。如果到省科委上班,孩子的接送和妻子的照顾都顾不上,家庭经济又十分拮据,不可能请得起保姆,所以傅世全心里纠结了好久,还是决定在学校工作可以更好地兼顾家庭。他虽然也想在事业上有一番作为,但是他觉得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自己不能自私,不能辜负家庭,他向上级如实反映了自己的实际困难。但省科委也确实需要迅速开展工作,上级理解他的难处,就让他先去省科委工作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适应。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傅世全服从了组织,到了省科委开始了忙碌的新工作。

  这一段时间是他一生中最无助的阶段,成天焦头烂额。他一边在省科委调研室忙碌着,跟着领导做秘书、搞调研,一边又时时挂念着妻子和孩子,那段时间让他简直备受煎熬。八个月下来,傅世全身心俱疲,恨不得把自己分身成几个。他实在坚持不住了,怕影响了正常的工作,于是向当时省科委的韩主任提出回学校的申请。韩主任很理解傅世全的处境,不过他又很惜才,希望他能够坚持下来,韩主任说:“小傅啊,你要考虑清楚,我们选择你来这工作也是有过考虑的。”虽然这对于傅世全来说确实是个好机会,但是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还是选择了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这样傅世全又回到了学校。

接待成电首批外教的人

  从省科委回来,傅世全原本打算继续在党办工作,当时正赶上学校外事办的成立,于是他便进入了外事办做副主任。面对全新的工作,傅世全全身心投入,努力提高业务。由于工作的原因,他又成为接待成电历史上首批外籍教授的人。那个时候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根据学校发展的需要,外事工作才刚刚起步。据他回忆,他接待的第一批名誉教授是外籍华人蔡少棠教授。由于这是傅世全第一次接待外来教授,同时也是学校的第一批外来教授,基本上没有什么经验可取,他当时的感觉就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生怕由于自己的工作失误而导致学校受到影响。采访中傅世全打趣地说:这算是我最劳累的一段工作经历。

  蔡少棠是菲律宾华侨,美国加州大学毕业,与他的夫人吴莲娜一起来到成电。由于夫妇两人都是华人,对傅世全来说相对轻松了许多,不存在语言交流障碍的问题,即便如此,他还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做事。傅世全提到,在接待他们的时候最麻烦的问题便是交通,当时他匆匆忙忙赶到广州接到蔡少棠夫妇后,便又马不停蹄地带二人坐飞机赶赴北京,因为当时全国的对外交流都很少,北京高层也很重视,国务院的一个部长接待了蔡少棠夫妇。根据上级安排,让他陪同蔡少棠夫妇参观一下祖国的一些地方,感受祖国的变化,于是他陪同二人从北京到甘肃,又从甘肃换乘火车辗转到新疆,再从新疆绕道,最后抵达成都。期间还得包办好他们的一日三餐、衣食住行,确实累坏了傅世全。在安顿好蔡少棠夫妇后,还没来得及歇口气,紧接着又一位外来教授来访——温纳瑞及其丈夫一同从美国来到成电。温纳瑞教授也懂中文,减少了接待的难度。温纳瑞教授来成电主要是在二系和七系授课,主讲微波。可能是有了上次接待蔡少棠的经验,这次的接待倒也不显得“艰难”。

  不过在当时也发生了个小插曲,蔡少棠夫妇来到成电想通过这次机会游览一番拉萨的风光,傅世全特别细心,他专门去省卫生厅了解情况,结果省卫生厅告诉他有高血压去不得拉萨。但不巧的是蔡少棠夫妇两人都患有高血压,为了他们安全着想只能放弃这个旅程,在他们心里落下了个小遗憾。但也正因是傅世全的细心,避免了可能产生的不安全因素。后来学校经过精心安排,返回的途中,傅世全陪同蔡少棠和温纳瑞这两对夫妇一起游览长江三峡,一方面是送温纳瑞夫妇去上海授课,一方面也可以顺便领略三峡的自然风光。之后他先与温纳瑞夫妇一起坐船至上海,送她们去上海授课,再全程陪同蔡少棠夫妇去到福建,傅世全这下才完成了任务。回忆起那个年代的外事工作,他也是感慨良多。

  如今傅世全虽已年过八十,但依然精神不减。即使退了休也依旧闲不下来,在合唱团坚持做了十几年的团长,他说:“虽然唱歌水平不怎么样,但这是一种很好的交流方式,让人感觉身心畅快”。同时也坚持每天散步,沿着沙河上下游,每天都要坚持走一个多小时,把它作为一项日常锻炼。他说,年龄大了,更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自己健康就是对家庭,对学校,对国家的最大贡献。

  从1956年考入成电,他便一直为成电奉献至今,如今已近60载。提及对学校的感受,他感受最深的便是“发展”,不仅仅是感慨学校近年的发展,也是包含了对如今成电学子的殷切期望。傅世全也表示我们现在不仅是要学会展望未来,更是要懂得继承优良传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成电拾光工作室欢迎各位读者提供采访线索或投稿!联系电话:028-83201161)


编辑:王晓刚  / 审核:王晓刚  / 发布者: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