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成电人】何雁丹校友:做有趣的人,做有价值的事

——专访1999级校友、LiveMe首席执行官、猎豹移动高级副总裁何雁丹

文:学生记者团 姚卓琛 吴忻苒 李乐 彭相龙 图:电子学院 / 来源:电子学院 合作发展部 学生记者团 / 2018-11-09 / 点击量:4033

  “在Instagram上做直播,在Snapchat上发视频,在Twitch游戏互动,美国的直播平台一个接一个的来,大多不怎么火。很多网红主播一直没找到自己的发挥场地,直到LiveMe。”

  这款旨在让全世界的人“睁眼看世界”的直播产品,自2016年4月份在美国正式上线,就创造了一系列亮眼的数据。从2016年8月开始,LiveMe长期霸榜GooglePlay、苹果应用商店美国社交产品畅销榜,位居前三。

  在美国生根后,LiveMe在中国台湾、东南亚、日本、英联邦、俄罗斯等地相继上线,目前已覆盖全球超过75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0种不同的语言。

  LiveMe迅速爆红美国、影响世界,夺得《快公司》2018最具创新力大奖,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经典案例,带动了国内互联网公司掀起新一轮内容出海浪潮。而它的主要缔造者,正是电子科大1999级校友、LiveMe首席执行官、猎豹移动高级副总裁何雁丹。

  何雁丹是中国第一批产品经理中的一员。现在中国最大的即时通讯软件QQ,就是她曾经深度参与的作品。如今,LiveMe的成功,再次为她的辉煌履历添上了精彩的一笔。但对她而言,商业成功的背后,一直是不变的初心——做有趣的人,做有价值的事。

IMG_20181012_180000.jpg

何雁丹校友(中)与学生记者团姚卓琛、吴忻苒、彭相龙、李乐合影

感恩成电:“我的大学没有浪费”

  何雁丹是四川资阳人,从小就知道电子科大是川内最好的一所大学。1999年高考,学长学姐向她推荐电子科大,于是她带着憧憬填报了志愿,并如愿以偿,从此开启了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这四年,是她不断尝试、不断发展自己兴趣的四年,她说:“我的大学没有浪费。”

  现在回想起来,何雁丹说:“虽然当初对大学生活应该怎么过未必想得那么明确,但我在电子科大过得非常有价值,我一直在寻找和尝试自己喜欢的事情,母校也给了我不断尝试的空间。所以,我大学四年实践了很多兴趣爱好。”

  四年间,她专业课学习稳扎稳打,每年都拿一等奖学金;同时,她参加了很多学生社团,全面提升自己的能力。由于初中阶段就有过电台主持的经历,她刚进电子科大,就报名成为了校广播站主持人,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去沙河校区风雨棚那里对着大树“吊嗓子”。

  后来,她也加入了大学生艺术团,每年参加学校的卡拉OK大赛;她也是首届女生合唱团的成员,2001年代表学校参加了全国大学生首届艺术合唱比赛,一举拿下全国第二名。现在,即便是做了LiveMe的“掌门人”,一曲婉转优美的《野子》依然能让她成为“商界歌王争霸赛”上的耀眼明星。

  回望大学生活的精彩,何雁丹表示,“进入社会就会发现,各种兴趣爱好对人生也很重要,这让我保持了对世界的好奇和开放的态度,不断发现并去探索未知。学习是很广泛的事情,并不只是知识本身。”

  她很羡慕现在的学弟学妹所拥有的成长条件。她说,以前老校区的女生楼只有两栋,一栋是“熊猫馆”,一栋是“恐龙馆”。“现在学校的男女生比例挺平衡的,这是你们的幸运;老师们的视野更开阔、观念更开放,学校的平台更高、舞台更大,甚至提倡‘做有趣的人’,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QQ截图20181107173140.jpg

加盟腾讯:一步迈入朝阳行业

  在电子科大的日子,让何雁丹收获满满,不仅对身心的成长带来正面的影响,更对她的人生定位带来无形的帮助。毕业之际,她本来有保研的机会,但她放弃了。她觉得,自己兴趣广泛,是一个比较综合的人,就想做一些对综合能力要求较高的工作。所以,她找的第一份工作是腾讯的产品经理。

  “我觉得产品经理是一个需要永远保持好奇、需要协调好各方资源、需要对什么都要懂一点的职业,简单说,就是要跨界。”她是腾讯公司招纳的第一批应届毕业生,也是腾讯首次引进“产品经理”这个职位时的首位产品经理。回顾这段经历,她说:“我非常幸运做了这个选择。”

  何雁丹毕业的时候,腾讯还是一个小公司,但QQ已经在校园风行了。她当时对互联网行业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因此,找工作时重点考虑的是地域因素。由于曾在北京上过新东方的培训课,她觉得对北京已有足够的了解,便想尝试朝南方发展。

  有一天走在学校的路上,脚下突然飘来一张传单,一看竟然是腾讯的招聘广告,恰巧公司在深圳,正符合她对地域的要求。于是,她决心一试。为了听腾讯的宣讲会,她甚至放弃了一次心爱的歌唱比赛。这个决定,纯属“直觉和机缘巧合”。但也正是这个巧合,让她迈入了方兴未艾的互联网行业。

  “当时大家每天都在用QQ,我就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很有前景的,互联网行业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机会,虽然那时候看不清楚,但隐约觉得互联网会成为一个很大的浪潮。”何雁丹说。当时大多数小伙伴选择了华为或者去研究所工作,只有极少数人选择互联网公司,而她就是少数人之一。

  “移动QQ”是她进入腾讯之后所做的第一个产品,即通过短信查询“在线好友”。当时正是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整个行业经过重新调整快速发展的时期。她上任腾讯的产品经理后,很快就被升迁,第二年就开始有自己的团队,带领与她同龄的本科应届毕业生做“拍拍网”、“QQ宠物”等新产品。腾讯公司前期的产品,她几乎都管过,后来还创下了最好的记录——一个月为公司创造了上亿元的收入。

  看着产品周期不断迭代、新的产品又不断地被创造出来,她不禁感慨,“你得根据市场变化不断革新产品,因此,学习是一件终身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培养学习的良好习惯和浓厚兴趣,知道为什么而学以及本质上是为了自己而学。”

  她补充道,拥有“T”字型的知识结构对自己的成长十分重要。所谓“T”字型结构,即要有知识的广度,同时要有专业的深度。一方面,她鼓励学弟学妹多学点文史哲,甚至音乐、艺术等知识,另一方面,她也提醒大家要有所专,精益求精。

  “我觉得腾讯的产品经理职位特别适合我,既要和研发部门沟通、要懂得产品的逻辑,有Bug的时候知道如何去排查,同时也要去做公司的创意策划,把这两者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她说,“在工作中,负责研发的人要有产品思维,负责产品的人要有运营的思维,所有的工作都是跨界的。”

  回首当初的这次选择,她依然用“幸运”两个字来形容。“顺势而为很重要,不要看不起早期一个很小的东西。”她说,“当时在大学里,我们都不知道‘四大门户网站’是什么,可它已经在孕育着下一个十年的机会。所以,我们在选择未来时要把目光放长远,即便看不到十年,也得看个三五年——腾讯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阿里巴巴等也是一样。”

挑战自我:不断尝试全新领域

  2010年,正在腾讯蓬勃发展的时候,何雁丹却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离开。是腾讯哪里不好吗?当然不是,而是因为太好了。她说:“那个时候的腾讯,真的是插根扁担都能开花。”但她觉得,这样优秀的平台,有时候会让自己看不清自己的能力。她很想检验一下,在腾讯的业绩到底是因为有良好的平台,还是因为自己的努力。

  在她的人生观里,她不喜欢安稳,而是喜欢挑战。她认为,“安稳的结果一般是死得比较早”,因为这样会使自己“跟不上时代的快速发展。”近年来,技术环境变化越来越快,以前可能十年或者五年是一个产品周期,现在则是每年都有变化,甚至日新月异。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放眼都是新东西,很多时候“拼命地奔跑只是为了停在原地。”

  刚好,时任北京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雷军(现为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和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陈睿(现为Bilibili董事长)力邀她加入金山软件。金山软件当时正处于向互联网转型的关键时期,何雁丹的经验对金山软件来说弥足珍贵。

  何雁丹到任后,立即着手对金山毒霸等一系列软件进行互联网化运营改造。对她自己的发展而言,转型中的金山软件并不是最佳的平台,但这段经历是她又一次跨界发展,拓展了她做工具产品的经验;同时,也为她后来自主创业埋下了伏笔。

  “如果你想做更大的事情,就要靠自己去努力撼动,这样才能使自己得到成长。当你的能力足够时,才能考虑做一个完全自己可控的事业。”她说,离开金山软件之后,她并没有去仓促创业,正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深刻的审视。

  后来,她在猎豹移动又经营了包括“Clean Master”在内的很多产品,亲身经历了一个新产品从零开始,成长为一个上市公司的“旗舰产品”,再到这个产品实现商业化、全球化的整个生命周期,也参与并见证了“猎豹移动”和“金山软件”合并后从低谷到高峰的过程。她说:“这段经历让我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拓展,这几家公司都教会了我不同的东西。”

QQ截图20181107173121.jpg

自主创业:打造全球化的直播平台

  一系列做产品的经历,让何雁丹找到了相通之处,即“做产品,本质上要洞悉和发掘人性的需求,同时尽你所能协调资源、执行落地。产品经理经理就是一个不停发现需求、解决问题、满足需求的岗位。”

  在做“Clean Master”的时候,她发现,“娱乐是用户亘古不变的需求”,而“视频正在成为信息的主流表达方式,直播又是其中交互性更强的一种。”因此,2015年,她在“Clean Master”最辉煌的时候,又选择了新的挑战,带着只有十几个人的团队进军视频直播领域,创立了LiveMe。

  然而,当时的国内直播行业已经有了许多先行者,YY直播、花椒直播、斗鱼直播、陌陌等,都已经有了固定的市场份额。作为后来者,LiveMe如何定位?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何雁丹给出了回答:“我们做的是一款覆盖全球的直播产品。”

  实际上,在执掌“Clean Master”时,她已经看到了许多海外市场机会。而且,她的理念更为独特。“很多人觉得,中国人做针对欧美市场的产品不太靠谱,因此,很多公司一开始准备‘出海’的时候,都喜欢去东南亚,觉得有文化输出的优势;而去美国的话,就没有这种优势——但我不这么认为。”

  何雁丹强调,LiveMe的全球战略就是从美国市场开始。她说,“大家都在说社交产品有文化壁垒,很难做到全球化,但其实Facebook、YouTube、Instagram、Snapchat这些美国人做的社交产品都是全球覆盖的,无论是亚洲还是欧洲、美洲、非洲,都在用这几款产品。他们行,我们为什么就不行?!”

  实践证明了她的判断。2016年4月,LiveMe在美国正式上线,仅用4个月时间,就成为GooglePlay美国社交产品畅销榜第一、苹果应用商店美国社交产品畅销榜前三。如今,它已成为美国第一大的独立直播平台,并交出了上线半年就获得超过1000万次下载量、覆盖超过75个国家和地区的圆满答卷。

  何雁丹至今在互联网行业深耕已有15年。她最深刻的感悟就是:当企业做得足够大的时候,就要开始好好思考哲学问题,思考企业的初心,思考比较长远的愿景,即我们到底要为这个世界提供什么。

  “我们扎根到海外市场,并不是简单地利用海外华人的辐射力去辐射海外市场,而是要和本土用户走得很近,真正深入到当地主流人群。”她说。

  LiveMe的用户里面,不分国籍、人种、性别,有通过LiveMe走出忧郁症的,有在LiveMe上相识结婚的,有在LiveMe上赚进百万美元的……LiveMe给了他们一个平台和一群愿意聆听自己的人,也给了他们最实时的陪伴,哪怕是在世界的另一端。而这正是LiveMe之所以能杀出重围的原因---为世界各地的用户的生活带来影响和价值。

  如今,LiveMe在全球市场上还在加速“攻城略地”。但它的初心一直没有变,这个初心不仅仅是覆盖全世界,更是要通过覆盖全世界,让所有人看到世界的精彩。



编辑:王晓刚  / 审核:王晓刚  / 发布者: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