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报的故事】融入生命的记忆

文:吴丹 图:吴丹 / 来源:学生记者团 / 2014-12-08 / 点击量:6863

  【感言】在毕业后重温这片热土上的故事,让人感到十分温暖。以前在学校当记者时,都是采访别人,听着别人的故事,“码”着别人的经历,而这次,终于该我上“主场”了。《电子科大报》陪伴了我年华里面最青春的四年,也见证着我走过的每一步。

  【简介】吴丹

  学生记者团第十三任副团长,机电学院2010级本科生,现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工程系读研。

  在毕业后重温这片热土上的故事,让人感到十分温暖。以前在学校当记者时,都是采访别人,听着别人的故事,“码”着别人的经历,而这次,终于该我上“主场”了。

  《电子科大报》陪伴了我年华里面最青春的四年,也见证着我走过的每一步。谈到校报,我总能想起那间给我心灵归属的编辑部,想起每次采访前与受访者“敲时间”的过程,也想起记者团的俊男靓女一起春游时的情景……

最有意义的场景:第一次采访被“放鸽子”

  与校报结缘,要感谢我的导生。刚进大学的我,因为一篇不怎么出色的“成长计划”,被独具慧眼的导生“发觉”,并建议我去参加“学生记者团”深造。时隔四年,初遇的场景如在昨日。

  “快拿张报名表!把笔给这个同学。”“同学,你可以现场填一下表,然后在截止日期之前把作品交给我们。”朴实霸气的招新标语下,“凤姐”与“大树”张罗照顾着每一个新面孔。我匆匆赶到记者团招新现场,就这样匆匆地搭上招新的“末班车”。

  第一次接到采访任务时,我还在“试用期”。这个任务就是实时报道学校运动会中破纪录的选手。记者团有“老带新”的传统,但“不幸”的是,我被这位“老人”——“伟叔”放了鸽子。对学校的“初来乍到”加上对新闻的“一无所知”,让我当时的心情就像那天飘着的小雨,很无助、很迷茫。

  那一次采访,我是“硬着头皮”去做的。在足球场东跑西窜,生怕漏掉一个比赛结果,生怕“跟丢”任何“潜在”的采访人。

  对我而言,这次经历是“最为陌生”、“回忆最深”、“成长最多”的一次。也正是这此经历,让我对“记者”的认识提升了一个档次,奠定了对校报的深厚感情。当然,这件事也成为日后我经常调侃“伟叔”的噱头。

最幼稚的炫耀:第一次发表大作欣喜若狂

  相信记者团里的每一位新同学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回寝室的时候,从宿舍组团入口处顺手拿了一份校报,意外地发现自己的作品和名字,内心一定相当澎湃。

  我还记得,第一次被铅印在校报上的文章是一篇题为《雨落有声,剑过留情》的电影评论,蓝色的标题在我眼里分外抢眼。当时我可谓是欣喜若狂,群发短信给朋友们——“宿舍楼下的报纸有我写的文章”,甚至还拿了一沓报纸分给班上同学们“拜读”。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会觉得当时有点不淡定,没有“Hold住”激动的心情。时至今日,我依然保留着那份报纸。在我写这篇回忆文章的时候,我又翻阅回味了那篇“处女作”,蓦然意识到,同版面还有一篇题为《新加坡:梦想的中转站》的文章,让现在身处新加坡的我,难免感到意外与惊喜,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学生记者”是个值得炫耀的、“倍儿有面子”的身份。在理工院校里,这意味着你能够做到“文理兼修”,而且“学生记者”这个特殊的身份,可以让你比别人看得更多一点。读者朋友们只能看到你所传达的信息,而作为“记者”,你可以感受更多的“原汁原味”。

  校报这个平台,给予了我许多学习的机会,每一次采访都是我向“优秀”看齐的契机。无论是“成电杰出学生”、“邦清班”,还是“杰出校友”等等,我都可以向这些“大神”面对面地提问,并将他们身上的优秀品质慢慢积累成我的财富。

最难忘的成长:校报给我一张“厚脸皮”

  我常开玩笑说,校报给了我一张“厚脸皮”,让原本羞涩的我变得“针扎不透”。“厚脸皮”这个“好品质”来源于对一位校友的采访,他的话让我决定用这样的心态去处事。

  他告诉我,“脸皮薄是大学生走向社会所面临的普遍问题,当我们在工作中碰壁时,各种不好意思就会油然而生,这是一种不好的现象。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我们应该丢掉瞻前顾后,努力追求自己想做的,抓住每一个机遇。”也正是这种“敢想敢做”的精神,让我在采访的过程以及现在的学习过程中受益匪浅。

  大三那年,我参与了“双选会”的报道,深刻体会到毕业生的“求职若渴”。这个经历让我对自己剩余的大学生活有了更加透彻的认识。

  其实,求职过程并不是简单的聊天,确切地讲,它需要你对大学四年或者研究生三年所学的知识做一个展现。而知识上的盲点、综合素质的缺失,这些瑕疵并不能被招聘会上那一套西装革履遮盖,你的言谈举止会让这些缺点暴露无疑。这让我意识到“厚积薄发”的重要性。

  其实,校报这个平台带给我的成长不止这些。它俨然似一位长者,不仅传递新鲜的信息,还启发我思考。它融入了我的记忆,融入了我的成长。

编辑:林坤  / 审核:林坤  / 发布者:林坤